<td id="4u006"><noscript id="4u006"></noscript></td>
  • <xmp id="4u006"><table id="4u006"></table>
  •  
    國際藥品流通發展比較研究介紹[連載六]

    發布日期: 2013-12-02 | | 【關閉窗口】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我國醫藥產業取得了巨大的發展,從缺醫少藥,多數藥品依賴進口,發展成為全球第一大原料藥出口國和第一大藥品制劑產能國。然而在成就的背后卻始終有一些問題困擾著產業:

    產業的生存發展環境不佳,產業大而不強,“多、小、散、低”依舊。產業在幾乎可以生產全球已上市任何一種藥品原料的同時,創新發展能力卻一直未能有明顯提高,國內上市銷售相當一部分仿制藥與原研藥仍然存在著明顯的安全性、有效性差異。

    藥品流通公平競爭市場環境始終未能確立,不規范競爭充斥整個藥品流通過程,“優不勝、劣不汰”嚴重制約了產業的健康發展,威脅到百姓用藥供應保障。整頓和規范藥品流通秩序,改變藥品流通服務模式、服務水平和發展方式,成為繼續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工作重點之一。

    研究國際先進國家和地區的藥品流通情況,特別是研究他們從與我國當前情況類似的過去如何發展演變而來的過程與主要影響因素,為本屆政府接下來十年的改革提供一些參考或借鑒,無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為此由秦脈醫藥咨詢有限責任公司骨干研究人員和部分業內專家組成的重磅級研究團隊,歷時半年對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日本、韓國和我國臺灣、香港兩地,從法律、法規、管理辦法、政府報告、統計資料和國際第三方報告等一手資料入手,深入研究各國、各地區的藥品產業、藥品流通的現在與過去,發展演變過程,特別是社會法律環境、醫療保障制度和醫療服務體系情況及其對藥品產業、藥品流通發展的決定性影響。再通過橫向對比研究發現其共性和各自的特點,從中找出共同的理念,一般性規律,并在和我國情況的對比中找出可供我國政府和產業參考或借鑒的關鍵問題要素。形成了8個國家和地區的國別報告(合計15萬多字),我國與8個國家和地區的對比研究報告及改革建議(7萬多字)。本刊本期介紹我國臺灣地區報告。

    我國臺灣地區藥品流通及相關醫療保障和醫療服務情況

    我國臺灣地區1967年頒布了民國到臺灣后修訂的《醫師法》,規定了醫師的從業資格取得、執業登記和職業規范要求。20世紀70年代,臺灣開放社會辦醫,醫生可自由選擇在非官辦醫療機構就業,公立醫療機構主導局面開始改變。20世紀80年代,臺灣開展社會“組織化改造”,政府秉承“市場能為,政府不為;地方能為,中央不為”的原則全面退出市場,大幅降低對公立醫療機構的補助,要求其“自負盈虧”,同時采取“行政法人化”、“委托經營”、“合作經營”等方式,將公立醫療機構全面推向市場。1986年臺灣頒布《醫療法》,從法律層面規定了公、私醫療機構同等的準入標準、責任義務和管理要求。

    1994年臺灣頒布《全民健康保險法》,確定了1995年開始施行全民健康保險制度的全體國民“公平”享有,“量能付費”、“社會承擔連帶責任”原則。健保法規定了政府籌資兜底責任和保證保障水平的保障管理責任的同時,規定“被保險人及其每一(贍養)眷屬應繳保險費率(個人與雇主各半繳交)不得超過其薪酬的6%,殘疾等特殊人群和低收入人群在同等保障下還享有各種減免。在保證國民不因經濟原因患病時得不到妥善治療,不因患病而使現有生活水平受到影響的同時,政府承擔了極大的籌資與管理責任壓力。也由此決定了保障對醫療、藥品、相關服務及(對醫療藥事機構)支付報銷的精細化管理要求。特別是在經歷了數年的虧損準備金用罄,政府兜底填平窟窿后,在服務選擇、價格和使用規則等健保管理制度、規則修訂完善中,強調利益相關方共同參與、平等協商的機制,在維護合法收益,合理收益分配,保證有質量的服務充足供應的同時,強化社會各方共識與各方自身的責任意識,確保公眾利益保證。在此過程中,推行建立在精算、預測分析與共同協商基礎上的“總額預算支付”管理和重在療效質量評估的住院DRGs支付管理,動員產業、醫療服務和保障管理全體系進一步精細化管理提高效率。強化包括藥師入戶用藥指導干預在內的一級預防性服務和三級康復護理服務,通過全面健康管理控制高額費用發生來平衡健保支出。
    受人口和市場局限,臺灣的制藥工業尚不發達,多少存在著一些對進口藥的依賴。不斷改革完善中的全民健康保險制度,在實際主導著醫療服務、藥品制造和流通供應及相關服務格局的演變和發展。藥品行業在近乎苛刻的健保管理和終端壓價下也是頻頻叫苦不迭。藥企自行發起成立的各個地方公會、協會、聯合會也在各種場合不斷發聲,針對制度、政策提出批評,建言、獻策。

    從整體上來看,法律規范下的自由組團、自由發聲表達訴求,將各相關方的社會作用、價值和責任充分展現給全民的同時,也在平等協商機制下,充分、平等地保護了各相關方的合法利益(公眾利益優先,避免任意一方壟斷或利益獨大),保證各相關方的公平競爭、公平交易或合作,保證社會各環節的充分發揮作用、承擔責任、提高效率,同時保證有質量、有價值服務或產品的充足供應,并保證不斷有更優質、更價廉的服務或產品的替代供應。我們在臺灣(臺北)所能看到的基本醫療、藥品和藥事服務供應充足的一個明顯表象:大街小巷遠多于食品店、雜貨店,掛有健保特約招牌的西醫診所、牙醫診所、中醫診所和處方藥房。

    《國際藥品流通發展對比研究國別報告臺灣篇》值得一讀。

    (下期介紹我國香港藥品流通及相關醫療保障和醫療服務情況)


    來源:北京秦脈醫藥咨詢有限責任公司 課題組

    【打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