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u006"><noscript id="4u006"></noscript></td>
  • <xmp id="4u006"><table id="4u006"></table>
  •  
    健康管理商業化的全球視角

    發布日期: 2019-04-25 | | 【關閉窗口】

     

    從全球角度來看,健康管理的用戶需求是非常龐大的,隨著老齡化和生活習慣的西化,慢病人群的數量正以幾何量級的速度快速增長。雖然需求在快速上升,但健康管理在全球從來不是一個大產業,甚至能成功上市的健康管理公司都是屈指可數。

    全球的主流模式是社會保障為主導的全民醫保模式,隨著在二戰后主要經濟體獲得了經濟高速增長,同步也建立了全覆蓋的醫保體系,醫保成為從預防到治療再到急性期后服務的主要支付方。無論是英國這樣的主要以政府來托底的模式,還是德國這樣主要以社會組織來推動醫保發展的模式,其核心都是希望能為國民提供具有可及性的較高醫療質量的醫療保障。隨著疾病譜的改變,醫療服務和保障的重點從急性期轉向慢病,這就勢必對健康管理提出支付的需求。但對于非急性期的服務,即使醫療保障愿意支付,醫療服務機構的動力并不強,因為與治療病人相比,為病人提供健康管理服務所獲取的收益要遠遠低于前者。因此,對于支付方來說,如何調動醫療服務機構的積極性就成為重中之重。

    這點從目前全球占據最大的商業醫保市場份額的美國可以得到一些鏡鑒。在2013年的平價醫療方案(以價值醫療為核心)正式實施之前,雖然在健康管理的支付模式上多有創新,但始終無法在市場上匯聚成主要的趨勢。但自從價值醫療實施以來,由于主要考核30天和90天再入院率,醫療機構不得不對出院病人進行有效管理,以防止被支付方罰款,這導致人口健康管理(PHM)獲得了快速的增長,也加大了醫院和其他各個層級醫療機構之間的合作。

    美國的杜克大學附屬醫院曾經在20世紀90年代推出充血性心力衰竭的健康管理項目,試點后非常成功,有效的降低了病人的住院率并提高了健康水平,但由于支付方的政策對其并沒有激勵,導致醫院的收入出現了損失,也就沒有動力繼續下去。但隨著價值醫療的實施,支付方加大了再入院率的考核,醫院的健康管理動力被激發出來,杜克大學附屬醫院迅速將這一項目升級迭代,避免了自身可能遭受的數千萬美元的罰款。

    而如果僅僅從支付方給出正向激勵,醫療機構對篩查的積極性還相對較高,但在具體管理上的動力并不高,尤其是健康管理本身的逆人性特征導致用戶的參與意愿不強,這需要醫療機構自身的護理團隊或結合第三方來為用戶提供貼身的強服務。不過,即使支付方愿意采購并給出足夠的激勵,整體用戶規模的擴張仍然是非常緩慢的。

    比如,臺灣地區的糖尿病管理是健保按照具體執行項目來支付點數的,其中眼底篩查的點數(收入)較低,醫療機構就不太愿意推動,導致眼底篩查率普遍低于50%。但HbA1c和空腹血脂的篩查率都非常高,維持在85%以上,這是支付點數較高的原因。另一方面,雖然糖尿病照護也是健保支付,而且“糖尿病衛教師”每管理一名病人的收入并不低,但病人的參與率并不高,只能維持在50%左右。這一方面是東亞地區的病人普遍相信大醫院,但大醫院無法也不愿意提供足夠的人手來從事這些低收入的業務,另一方面,病人對慢性病認知較弱,沒有迫切性去參與。

    如果從商保占優市場的美國來看,健康管理主要集中在保險公司為團體客戶服務上,核心是針對最高醫療開支的高危用戶,但也有職場的普及型服務。高危疾病管理著眼點在費用降低上,職場健康管理則和員工有更多的互動,接觸員工的范圍更廣。高危疾病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對醫療資源的匹配,這主要是由于美國醫療服務服務鏈條極度分散,以及服務的主力是私立醫療機構,因此有明顯的質量和價格差異。因此,保險公司需要為高額開支項目尋找價格合適、效率和質量又最高的機構,這才有了這些資源銜接類服務。但這在服務鏈條高度集中的市場特別是公立醫療機構為主體的地區,這類服務的需求就很低。

    不過,非資源嫁接類的第三方健康管理卻很難快速獲得發展。這受制于三點:地區醫療資源的配備,不同地區的生活方式和飲食習慣不同導致健康管理方案無法做到普適性,人員的專業性和精細化管理也不允許快速擴張。因此無論是管理糖尿病前期的Omada Health還是直接管理糖尿病人的Livongo Health,其每年的管理病人的擴容速度始終保持在2萬人左右。

    因此,對中國市場來說,健康管理的發展還面臨多重障礙,中短期內的發展仍然充滿挑戰。

    第一,既有東亞市場的特性,病人更愿意相信大醫院,但大醫院在健康管理的提供意愿和能力上都有很大的欠缺,這形成了一個較大的矛盾。這從臺灣地區的實踐可以看到,有的大醫院只有6名“糖尿病衛教師”,但卻管理3萬名病人,而基層糖尿病管理人員雖然較多,但病人參與率(31.3%)卻低于各個層級的醫院(45%-55%)。

    第二,慢病管理對從業人員的專業性要求較高,醫生只是提供指導和支持,具體的方案制定和執行仍然主要依靠護理人員,這在中國市場還未看到成體系的發展。這一方面是受制于醫保支付的激勵機制,另一方面是病人的認知和參與需要持續的激勵。

    第三,由于缺乏精細化管理工具,價值醫療在中國還只是一個概念,還很難通過對醫院進行嚴格的考核來倒逼醫療機構重視和推動健康管理。

    因此,健康管理的需求和商業化供給之間的矛盾在于:健康管理是高度受制于不同區域的不同支付體系和醫療服務體系,在大部分地區,用戶的需求無法轉化成可商業化的有效供給,這導致健康管理在這些地區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產業。


    來源:村夫日記

    【打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