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4u006"><noscript id="4u006"></noscript></td>
  • <xmp id="4u006"><table id="4u006"></table>
  •  
    醫院改革信號漸明 社會資本伺機而動

    發布日期: 2012-03-05 | | 【關閉窗口】

    站在北大國際醫院的樓頂直升機平臺上,邊長300多米的主體建筑與周邊一系列方正集團的建筑群一覽無余,遠處協和醫院廢棄的工地也清晰可見。“醫院的建筑規模差不多相當于T3航站樓建筑群的一半,建成后將有3000名醫護人員。”在位于北京昌平區的中關村生命科學園內,北大國際醫院工程指揮中心商務部總經理趙凱指著一大片即將竣工的建筑物說。

    方正集團高級副總裁、北大國際醫院集團CEO馮七評告訴本報,他們在北大國際醫院上投資了40億元。不僅方正,還有中信、華潤、復星……他們都已經在醫療行業布局多年。從醫藥、醫療器械到?漆t院,再到綜合性醫院,這些大集團的行棋漸入中國醫療體系的核心。然后,他們停在這里,伺機而動。他們身邊,同樣在等待的有各路產業基金、有VC(風險投資),還有PE(私募股權投資)。

    在這些等待者看來,始自2009年新一輪中國醫改的核心將是醫院產權改革。

    現在,北京已經釋放出的明確信號讓等待變得有價值。

    知情人士透露稱,北京市《關于進一步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的若干政策》有望在本月出臺。

    在今年的2月9日,北京市政府公布了《關于進一步鼓勵和引導社會資本舉辦醫療機構的若干政策(征求意見稿)》,包含了對社會資本辦醫療機構涉及到的準入、水、電、稅費、人才、價格、土地等18個方面的優惠政策,被稱作“京18條”。這是自去年11月國家明確鼓勵社會資本辦醫的58號文件公布后,第一份地方政府出臺的實施細則。

    據稱,上述征集意見稿社會反響效果很好,有很多準備開辦醫療機構的社會投資者進一步做了咨詢。

    大鱷們在行動

    如果你閱讀過“京18條”,你會發現,第一條就是全面開放北京醫療服務市場,逐步提高社會辦醫療機構的比重,“本市需要新建醫療機構時,優先安排社會資本進入,凡是社會資本能辦的,政府不再舉辦”。

    誰都知道,這是機會。

    2011年12月28日,北京東三環長虹橋北一棟大廈樓頂悄悄佇立起了一塊醒目的牌子——中信醫療。彼時,它剛剛遷至北京。

    這家去年6月18日在深圳中信大廈八樓正式掛牌的公司,整合了中信集團內部醫療產業鏈的一級子公司,下轄醫療、養老、健康、醫藥4個業務部門,旗下有7家子公司和3家?漆t院。本報記者獲悉,中信醫療已經和清華大學簽訂了合作框架協議,這家公司亦將以醫院投資為主,帶動其旗下產業鏈公司的擴張。

    在這個需要大資本推動的行業里,中信醫療并不是第一個進入者。

    對公立醫院的入股投資最早源于華源集團。2004年初,河南省北部重要地級市新鄉市的中心醫院、市第二醫院、市第三醫院、市婦幼保健醫院和市中醫院,被中國華源生命產業有限公司正式接管。成立的華源中原醫院管理有限公司注冊資金1.5億元,華源出資1.05億元,占股70%,新鄉市政府以5家醫院4500萬元的凈資產獲得30%的股權。隨后由于資金鏈斷裂,2007年華源集團被并入華潤集團后,華潤控制了這5家醫院。

    華潤集團旗下的三九醫藥股份有限公司,也曾經在趙新先時代投資了包括三九腦科醫院在內的數家中醫院,擁有一幅宏大遠景的三九醫藥希望借此組建中醫醫院產業集團。但是由于其后三九醫藥自身原因,計劃失敗。在政策并不明朗的時期,華源集團在上海的醫院并購計劃也因為醫療系統內部復雜的利益斗爭而以失敗告終。2011年中期,三九醫藥公告與中國中醫科學院簽署了合作意向書,雙方將共同合作興建醫療機構。在醫院投資領域,華潤集團再一次拉長了戰線。

    2011年6月27日,華潤集團戰略部主管馮唐發出了一條微博:“發愿:醫院集群從這個爛尾十年的地方開始。”這條微博配發了一張看似廢棄醫院的照片。2011年12月2日,馮唐再發微博:“我的2012新年愿景:醫療團隊配齊,勞怨不避,按照計劃再獲得10家醫院,病床數到5000張以上,整合2011年收購的醫療儀器公司,再收購一家高科技醫療儀器公司。”據稱,由馮唐領銜的華潤集團醫院投資團隊,核心成員主要由其在麥肯錫的前同事構成。

    民營探路者

    8年前,當于春江決定“下海”參與創辦民營醫院時,這位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神經外科專家,下了很大的決心。如今,他創辦的三博腦科醫院逐漸得到社會認可,他本人也成了民營醫院領域的引路人。最近,于春江經常接到電話,都是醫療界的朋友向他咨詢投資民營醫院的問題。

    于春江并不諱言三博腦科醫院在發展過程中,也遇到過很多瓶頸和障礙。例如,稅賦很大,這個現狀仍然沒有改變。醫療是一個高風險、高科技含量的服務,把它定位于服務業,課以重稅,加重了民營醫院的負擔。再比如,在土地的審批上還沒有放開,還不能由民營醫院自己來建醫院。

    “民營資本一直是個后娘養的孩子,進不了主流社會地位。”北京某民營醫院耿院長稱,他的醫院主要針對亞健康人群。收費不算高,但稅收、水、電等日常費用,每月都得按商業用途繳納。而公立醫院的水、電都有優惠政策,土地為政府免費劃撥,不用交稅。

    令民營醫院發展不理想的另一個原因是,醫生人才的壟斷。在現行體制下,公立醫院的人才,如果流動到民營醫院,就不準再參與評職稱,相當于脫離了事業單位。由此,盡管醫生們羨慕民營醫院開出的高工資,也只能繼續留在公立醫療機構。這被民營醫院統稱為社會辦醫的隱性歧視。

    不過,隨著“京18條”所釋放出來的信號,民營醫院的經營環境會逐步改善。三博腦科醫院院長張陽認為,未來10年,一定是民營醫院發展的藍海。北京對社會資本醫療機構的發展,一直優于國內一些地區,這次18條意見雖然還沒有正式定稿和公布執行,但其意義仍很大,很多民營醫院都意識到,向社會資本開放的門,將開得更大了。

    各有所思

    但于春江隱約中還是有些擔憂。很多大的投資機構,比如美國的風險投資大鱷NEA、聯想控股等,都緊盯著民營醫院這個領域,而國內的一些大型的醫藥集團,也同樣做好了準備。除此之外,社會資本中,包括一部分房地產開發商,他們看中的,是一個有品質的醫院對一個區域的影響,可以帶動一個區域的餐飲、住宿和交通,也能改善社區的生活品質。“醫院不是單純做生意,創辦民營醫院,一定要有長期的、穩健的投資意識。”于春江稱,要認識到一所醫院的發展規律,想要迅速得到回報,都是不可取的。醫院具有了品牌價值,一定是經濟利益和社會效益的雙重回報。“而對風投資本來說,各種政策壁壘比如醫院執照的營利性質,醫療人才的引進都是一個難題。所以,風投一般傾向于投資?漆t院和制藥企業。比如愛爾眼科、通策醫療等等,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非營利性醫療機構不能打包上市,對于風投來說,不能退出的項目沒有任何價值。”道富資本副總裁莫學斌告訴記者。醫院牌照性質的差別,關系到營業稅、城建稅等稅種是否征收,關系到是否能夠分紅和退出。

    不過,風投們所面臨的問題,對于產業資本來說并不是問題。在北大國際醫院的項目部內,記者看到了一份PPT,內容是北大國際醫院集團赴臺灣考察5家醫院的總結。在這份PPT中有很多照片,比如醫院走廊的寬度是多少,醫院前臺的高度是多少,逃生出口有幾個。對于盈利模式,除了醫院自身的利潤外,北大國際醫院集團還將向醫院提供醫療器械租賃、信息化服務、藥品銷售等服務。

    “我們是用企業管理的思維做醫院管理,北大國際醫院的性質還是非營利性醫療機構。”馮七評說。分紅、上市這些問題并不是馮七評們考慮的問題,“我們10年內都不會考慮分紅問題,醫院所得利潤將用于新建以及并購醫院,我們想賺的是未來的錢。”馮七評透露,在北大國際醫院建成后,集團將全面展開醫院并購業務,“和地方或區域綜合醫院的合作,我們將由醫院管理子公司出面,和當地政府合資建院,當然,方正是絕對控股。”

    與國資背景的“中央軍”不同,復星集團在醫院投資領域則專注于高端醫療服務。許多人將復星投資的和睦家醫院視為婦產?漆t院,其實,和睦家早已經變身為了學科齊備的綜合型醫院。據了解,復星集團方面已經組建了齊備的醫院管理團隊,綜合型醫院投資將是其下一步的方向。

    對于北大國際醫院的收費模式,集團高層表示將采取差異化收費,即一般患者就醫需求花費,和一般的三甲醫院一樣,可以用醫保覆蓋。而額外的高端需求,則需要另外支付費用,在國外,這部分支出一般是通過購買高端商業醫療保險進行覆蓋。

    當然,這些方面的改變,涉及到民營醫院和公立醫院的定位,都需要醫改來給出明確的答案。

    醫改硬骨頭

    在北京市醫改辦主任韓曉芳看來,北京出臺社會辦醫“京18條”,就像當年的國企改革一樣,通過引入市場化競爭,增強醫療服務市場活力,對公立醫院形成倒逼,讓公立醫院根本性轉變。

    據了解,目前全國一級以上醫療機構是2.2萬家,社會資本醫療機構數量占據1/3,但服務量和資源占有量上只有10%左右。以北京為例,醫療機構總數為9000多家,社會資本醫療機構為3000家左右,雖然數量占到了總數的三分之一,但診療數量、診療人次卻只占到全市診療總水平的12%左右。

    “目前公立醫院面對的絕對不僅是基本醫療需求,而是各個層面醫療服務需求的大量集中。”韓曉芳認為,在這種醫療服務格局下,盲目擴張公立醫院,政府只會管了不該管的,應該把非基本的這塊讓給市場。

    早在1980年,國務院就批準了衛生部關于允許個體開業行醫的相關文件,這是國內最早的有意于打破公立醫療壟斷的政策。此后,這一政策向外資領域延伸。1989年,衛生部和原外經貿部規定允許外籍醫生來華行醫,并在三年后制定了相應的管理辦法。

    2000年,國家八部委出臺了《關于城鎮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厘清了醫療機構營利性和非營利性的區別,允許營利性醫療機構自主經營,照章納稅。2006年,國務院又下發了《關于發展城鎮、城市衛生社會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鼓勵政府購買社會資本醫療機構的服務。“從這方面看出,當時的政策為社會資本辦醫打開了大門。”中國醫院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李洪山對本報表示,這種態度一直延續到2009年開始的新醫改,在醫改第二年,國務院下發了58號文件,進一步對社會資本辦醫療機構的政策進行完善,同時也給想興辦醫療機構的社會資本吃了定心丸。

    事實上,國務院醫改辦、衛生部、財政部等相關部委,對于社會資本辦醫療機構及未來的醫療服務發展,在2009年新醫改的大方案中已有過設計。

    據知情人士透露,衛生部的設想是,社會資本辦醫療機構的設立定位是高端醫療資源的提供者,不與公立醫療機構、政府來搶食。未來政府和公立醫療機構擔負公共基本服務的保障,而社會資本辦醫療機構向高端醫療機構看齊,也就是說,在現狀與未來醫療改革中,社會資本醫療機構與公立醫院都已成為制度設計中的發展部分。

    這與北京市的想法如出一轍,“京18條”未來希望達成的局面就是,社會資本醫療機構逐漸進入后,與現行公立醫院逐漸形成醫療服務劃分,如前者主要開展高尖端醫療服務,后者未來將回歸公益性,負責公共衛生服務和基本醫療衛生保障。

    中國醫院協會常務副會長李洪山稱,社會資本辦醫的前景光明,但要耐得住寂寞,因為未來需求是高尖端服務,而且醫院在三年之內是無法盈利的。更為重要的是,社會資本設立醫療機構,需要有一個慈善的心。


    來源:經濟觀察報

    【打印】 【關閉】